迷糊圣人

一觉放开心地稳,不知红日照晴窗。

 

生气的后果:展昭独闯陷空岛VS白玉堂闯冲霄楼

作者:天下有雪s




还有讲胸襟,气量大度什么的… 暂且不提…


五爷盗取三宝前,先扔了个字柬给包公,也就是那首著名的“管教御猫跑不了”,这既是一着投石问路之计,也是五爷正式向南侠下挑战书。

包公看了字柬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差人去看视三宝,另一边去请展护卫来。

南侠是老江湖了,一看到字柬就知道来人是何用意,正说着话,外头一片喧闹,南侠赶到着火的西耳房,听人说“房上有人”,当即用手一指,放出一枝袖箭,却只射中了一个吹了气的皮人子。

我认为,展昭在看到字柬时,心里就明白这是白玉堂干的。因为这种手法,挑战书的语气,以及字柬提到的“暂且携归陷空岛”,除了白玉堂,不会有第二人。

书里对于展昭的想法没有正面描写,但从他一听“房上有人”,就一枝袖箭射过去,全然不顾那些“暗器不够光明正大”的观点来看,他确实气得不轻。

有些人习惯把展昭想象成温文尔雅的君子,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似乎一旦有了脾气,那便必定不是展昭。但很可惜,展昭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,再怎样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,比起同人文里近乎完美的展护卫,我更喜欢流露出真性情的南侠展昭。

那么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呢?从五爷离开陷空岛上京,到侠客争锋,到闯皇宫闹庞府为止,尽管五爷事事针对“御猫”或开封府,但都不曾当着展昭的面挑明一切。而这张字柬一出,就等于戳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,清楚无误地告诉展昭:我来找的就是你,我的目的就是要打败你这“御猫”。

之前说过了,对于御猫的称号,展昭是装做百般无奈和委屈:这是皇帝封的,不是我要的。——确实,他若早知道御猫会成为他的封号,给他找这么大麻烦,说不定那个头就不磕了。

锦毛鼠却不理这茬,不仅赶来找他干架,还把事情越闹越大,最终连自己顶头上司的三宝都盗去了,真是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病猫!展昭的怨气和怒气在那一刻彻底爆发,也不考虑万一真的射伤了白玉堂,他三个哥哥会不会放过自己,人在愤怒的时候会具备很强的攻击力,这个时候情感凌驾于理智,也是人的本能。

好在展昭生气归生气,紧要关头还是克制住了怒火,没有破口大骂到毁坏形象。之后三宝丢失,众人上房搜寻无果,当看到被袖箭射坏的假人,愣爷徐庆脱口就道:“这是老五的。”,快得四爷都来不及拉他。

【展爷却不言语】,这就是为什么展昭待人处事的方式一再为人称道,不要以为这个时候展昭不生气了,人家南侠百年不遇的怒火没这么快消下去,只是当着白玉堂三个哥哥的面不好发作罢了。

待回禀包相后,众英雄商议如何找到五爷,展昭终于忍不住了,说出实情:“五弟回了陷空岛了。”卢大爷问你怎么知道?展昭回答:“他回明了相爷,还要约小弟前去。”再把字柬的内容说了一遍。

假如展昭真的如圣人一般,是不是应该闭口不语,不透露白玉堂的去向,仿佛置身事外,方显得他淳朴良善之至?然而,南侠终究忍不住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大爷他们,是陈述经过,也是诉说委屈,且还有告状之嫌(笑)。

展昭告完状,大爷立马就要去追,展昭赶紧拦住,说你去追五弟(还叫他五弟,我们五爷这个时候可没把他当哥哥,足见南侠有多克制自己,对了,克制,这个词比较准确),肯定向他要三宝,他给你就罢了,假如不给,你们当真翻脸吗?还是我去为好。

南侠的这番话,很是为五爷的三个哥哥考虑,尽管他心里十分不快,但也把这种不快深深的埋藏在心底,没有冲三鼠发作,因为他很清楚,在这件事上,三鼠是帮自己的,所以对白玉堂的不满不可以转嫁到三鼠头上去。现实生活里也是似展昭这样的人比较吃得开,人缘好,谁都不得罪,自然受欢迎。

高潮来了。

这里展昭拼命克制自己,那里四爷却火上浇油,貌似有种假设,是不是四爷激完了五爷,又激展昭?感觉他在下好大一盘棋。

四爷说:“你去恐怕不妥,五弟他不是好惹的。”——也或者这番话是四爷的心里话,身为五爷的哥哥自然比外人要了解他,我们一直猜测丁二在五爷手底下吃过亏,所以才对他“又爱又恨”,但说不定四爷也曾吃过亏,领教过五爷的手段,这才好心提醒展昭

可惜这份好心展昭并不领情,却把他克制的火气勾了出来,当即反问:“难道陷空岛是龙潭虎穴不成?”四爷解释道:“实在是五弟做事令人难测,他这一去肯定会设下埋伏,你又人生地不熟的,还是等我找到二哥,我们几个回岛做内应,到时你再去就安全了。”——不知道还以为展昭是他们磕头结拜的好兄弟呢!

展昭还要再辩,公孙先生也开口劝他,他只得又一次将怒火深深的埋入心底。

次日,四爷就带上张龙,赵虎去翠云峰找二爷了,却没找到,算一下大概相隔十天半个月的,他们又回到了开封府

一回来没看到展昭,一问才知三天前他独自上路了。四爷顿时懊悔不已:“都是我多嘴,我说的是实话,展兄却以为我激他,万一有个好歹,我怎么交代?”——那啥,四爷,确定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?

书里写展昭等了几天,自己暗想:“蒋泽长说话带激,我若真等他,显得我非他不行,倒不如我自己去。”

我有时候想想,这段里的展昭和后文里闯冲霄时的五爷,二者的情形其实差不多。展昭是因为上司三宝被盗,所以独闯陷空岛,而五爷是因为上司官印被盗,所以独闯冲霄楼,只不过,展昭面对的是锦毛鼠,五爷面对的是襄阳王,展昭全身而退,五爷却不知去向,所以外界才会有那么多质疑白玉堂闯冲霄楼的声音。

针对类似言论,清茶还特意写过一个帖子:莫以成败论英雄。但无论我们怎样大声疾呼,人们检验英雄的唯一标准都是以结果为准绳,成王败寇,古今皆同。

于是乎,锦毛鼠被贴上了冲动,任性,不听人劝,骄傲自大等等负面标签。我只想说,不要说白玉堂冲动好胜,等不及同其他人商量,非要独自上冲霄楼,雍容大度的展昭在同等境地下,一样等不及四爷他们回来,执拗地独自去了陷空岛。

两位英雄尽管脾气性格不同,但在受到挑战时,却惊人一致的选择了勇敢应战。

我为后文里的五爷骄傲,也为这里的展昭叫好。不是不知道危险,不是不爱惜性命,但挑战来临,是个男子汉都不该有逃避的借口,男人就该有些血性,即便输赢难定,生死未卜,也没有任何理由让其退缩。

反过来讲,假如这里的展昭真的乖乖等着四爷他们回来,由他们先去岛上稳住五爷,他再过去捡现成的便宜,这样的南侠还配称之为南侠吗?如果真是这样,我第一个对他嗤之以鼻。

好在展昭没能克制住自己的怒火,终究还是独闯龙潭了。

写完了才发现自己跑题了,非要给展昭此时的态度下定义的话,我想应该就是生气了。很多人总说我们五爷爱生气,其实他很少生气,都是气别人,让别人生气,气死一个算一个,气不死的算命大,哈哈哈……还有大爷他们,对这哥仨我实在是无力吐槽了,还是一语带过吧。


  16
评论
热度(16)
  1. 琰羽迷糊圣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迷糊圣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